圆不隆东

想要嘶吼却被风灌满了喉

想奔跑却看不到路的尽头

想要大口畅饮灼心的烈酒

这一切都化作寂寞的忧愁